您现在的位置是:济宁晨华资讯网 > 政务

文学描写一种现象,而非本质

济宁晨华资讯网2019-10-14 21:16 992 人围观
正文

“透过现象看本质”,我觉得这句话不但是个哲学话题,而且还贯穿了文学的创作过程。所以有些人想当然的认为,我们应该在文学作品中“教育”别人。但其实,作家也是人,是人就免不了有偏见——你看到的,只是你看到的;你认为的,也只是你认为的。


对于什么是“本质”,德国哲学家胡塞尔认为,所谓本质,就是意识对象诸多变化不定的性质中的“同一性”或“共相”,即普遍的,必然的东西。我觉得哲学家说的东西,是很难理解的——我也只是根据自己浅薄的理解来说一下。比如鲁迅所说的“精神胜利法”,其实就是这种“共相”,“同一性”。精神胜利法,是存在于个体当中,但确是每个人都有的。


胡塞尔的现象学说,本质必须在直观中来理解,按照它原初性地呈现在我们的直观中的样子来理解。另一个现象美学家杜夫海纳说,“艺术作品的本质只是随艺术作品的感性而呈现”。


对于以上观点,我也不是很理解,只是权且放在这里。


其实对于文学创作,很多人都想在作品里揭示事情的本质,于是在作品里揭露某些罪恶,等等。个别网文作家,更是在作品里直接说是非。


但其实,我觉得,文学作品,更多的是展示“现象”。也就是,我们直观中,看到了什么,就是什么。比如校园欺凌吧,我们没必要在作品里,非要去揭露某些人不好的一面,而是从某种程度上去呈现“这个现象”——也就是说,受害者,在现实生活中,是什么状态,那在作品里,就表现什么状态,而不是在那里加上作者的观点——不管是直接表达观点,还是通过艺术手法来表达观点。


“本质”这个东西,不是靠作家的主观感受来表达。作家所能呈现的,大概只有“现象”。而读者,是需要透过作家呈现的现象,来看透本质。


比如校园欺凌受害者,在现实中,本就是一个“没有道理,没有道德,特别矫情”的学生。而作为老师和家长,在现实中,本就是一个批评这种学生“特别矫情,无能”的角色。你非要在作品里去刻意批判老师和施暴者,效果大打折扣。看似批判了,其实却没有真实反映事件。


上一篇:古代大刀上为何要装一串铁环?数数刀背上铁环

下一篇:这件东西挑不对,再贵的护肤品也白费